海軍轉業官兵扎根新疆屯墾戍邊記事

2015年02月28日    來源:天山網

新疆日報訊 (記者賈春霞報道)1964年,1100余名海軍官兵響應黨中央號召,集體轉業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成為一手持槍、一手拿鎬的農墾戰士。五十載歲月里,他們挖渠引水,開荒造田,修路架橋,植樹造林,用青春和生命踐行愛國愛黨愛新疆的諾言。如今,已有300多名復轉老兵長眠天山南北,400多名老兵祖孫三代扎根邊疆,為建設大美新疆無怨無悔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

像紅柳一樣堅韌

1月29日下午,位于第四師62團的金邊展覽館迎來了幾位年過古稀的海軍老兵。自從金邊展覽館開館以來,他們有空總會來這里轉轉。這里有他們曾經穿過的海軍軍服、開荒的坎土曼、挖渠的十字鎬……大量歷史圖片和實物記錄著當年海軍轉業老兵們艱辛而輝煌的屯墾歲月。

那時候新疆自然條件惡劣,赴疆支邊的海軍轉業官兵分配較為集中的幸福、東風、高爾基3個農場,生活條件、工作環境尤其艱苦,都處在大沙漠、鹽堿地、蘆葦灘上。

老兵們剛來時大多住在地窩子里,一天晚上下大雨,老兵王崇財和懷孕幾個月的妻子住的“地窩子”轟的一聲塌了,戰友們急忙七手八腳把他和妻子從泥里扒了出來,趕緊送到醫院,所幸大人孩子都無恙。

老兵陳長貴回憶說,剛來時受夠了新疆的“三件寶”:蒼蠅、蚊子和小咬(學名蠓)。夏天,蚊子像轟炸機一樣在頭上不停地嗡嗡,小咬不停地往肉里鉆,腿上常常是血跡斑斑。

老兵王克祥形容當時情景說:“地窩子遮風擋雨,蘆葦把子鋪地當床,大風梳頭,黃沙洗臉,沒有路走多走了便成了路”。話語中可見軍人的堅強樂觀。

就在這個“天上無飛鳥,地上不長草,風吹石頭跑”的地方,海軍老兵們像戈壁荒灘上的紅柳一樣,一輩子再也沒有離開。

轉眼50年過去了,曾經白花花的堿灘變成了高產棉地,曾經的地窩子變成了高樓大廈,而曾經青春洋溢的臉龐如今布滿了歲月的滄桑。

回望那些揮灑了他們青春、汗水和歡笑的過往歲月,老兵們無怨無悔。

老兵荊學曾說:“雖然我們頭發白了,背也駝了,但我們用自己的雙手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創造了人間奇跡,這是我們引以自豪的事情。”

像白楊一樣挺拔

這些老兵們的人生平凡如海灘上的細沙,樸實無華。但50年如一日在邊疆默默地奉獻和堅守,讓普通的沙子也擁有了珍珠的璀璨。

扎下根來的海軍官兵們,為了早日改變新疆的落后面貌,像白楊一樣始終保持挺拔向上、奮發有為的狀態,下決心用雙腳踏開天山路,雙手開墾荒灘地。

1963年底,海軍葫蘆島基地工程代理排長王文傳,錯過了報名支邊的時間,他鼓起勇氣找領導“走后門”。由于他的提干命令還未宣布,只能按士兵待遇復員,戰友們替他惋惜。他卻說:“我什么也不要,只要求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

來到新疆后,王文傳被分配到兵團農四師“幸福農場”。冬天,為了給團場職工拉煤取暖,他七天七夜沒能睡覺。因為工作突出,農場領導3年內7次把轉干表塞到王文傳手上,但都被他拒絕了。他說自己到這里不是為當官。

老兵孫壽南說,那時大家的干勁都很足,就像上了發條一樣,挖渠時一天一個人挖30多方土,打土塊一打就是幾千塊,經常24小時連軸轉,累得嘴里含著饃饃就睡著了,但卻沒有人喊苦叫累。

回憶起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老兵胡正誼說,當時在煙廠上班一上就上一個通宵,割麥子也是一晚上不睡覺,第二天天不亮又把麥子拉到場上用機器脫粒……

不僅如此,老兵們還利用自己在部隊所學專長為當地排憂解難。當時南疆某水庫漏水,那兒的人都不會水下焊接技術,轉業到兵團的海軍老兵馬雪山幫助他們順利完成了水下焊接任務,排除了險情。此外,他還參加了支援巴基斯坦建設,高超的焊接技術和出色的工作表現,受到巴基斯坦總統的接見,并一起留影紀念。

像雪松一樣堅強

1100余名海軍轉業官兵中,有飛過200多航時的戰斗機飛行員,有快艇上的部門長,有海港潛水員……黨一聲令下,他們義無反顧地投身到保衛新疆、建設新疆的大軍當中。

雖然在海軍部隊服役只有幾年,至多不過十來年時間。但在邊疆屯墾戍邊的日子里,他們始終保持堅定的政治信念和崇高的精神追求,就像挺立于冰雪嚴寒中的天山雪松。

老兵石榮躍說,他們時刻記著自己是黨員,信仰的是“馬列主義”,當年都是舉著拳頭在黨旗前宣過誓的,只要國家需要,隨時扛起背包就出發。

老兵劉振芳說:“黨叫我們到這個艱苦的地方來,我們不來誰來?人民叫我們保衛邊疆,我們不保衛誰保衛?”

為了改變這片亙古的荒漠,這些脫下軍裝的官兵們不分白天黑夜地連軸干,苦了累了就唱“毛主席的戰士最聽黨的話,哪里艱苦哪里去,哪里需要哪安家。”老兵汪崇才說,唱著唱著就不覺得累了,也不覺得苦了。

俗活說,忠孝不能兩全。為了邊疆的建設,很多老兵入疆十來年沒有休過一次探親假,甚至接到家中親人病危的電報時,也沒能趕回去見親人最后一面。據了解,在1100多名海軍轉業官兵中,90%以上因為工作需要,沒能為父母養老送終,而這成為他們人生中最大的遺憾和愧疚。

這些海軍老兵在祖國的邊陲堅守50年,默默奉獻半個世紀。對于自己親手開辟的第二故鄉,對于這里的一草一木,都充滿了感情。老兵楊兆真的孫子從西南石油大學畢業后,想留在內地就業。老人不顧全家反對堅持讓孫子回來。老人說,穩疆興疆的使命要一代一代地傳下去。

安徽11选5-【50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