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布局新中國國防工業

2015年02月28日    來源:軍工文化

新中國建立伊始,面對復雜的國內外形勢,為保衛領土完整,維護民族尊嚴,提高國際地位,毛澤東下定決心,必須建設強大的國防和為之服務的現代國防工業。

1949年9月21日,第一屆政協會議,毛澤東發出了建設強大國防的號召:“我們的國防將獲得鞏固,不允許任何帝國主義者再來侵略我們的國土。我們將不但有一個強大的陸軍,而且有一個強大的空軍和一個強大的海軍。”

1949年10月19日,毛澤東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上,開宗明義地引述孫子的話:“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毛澤東認為只此一句,就已精辟地闡明了戰爭、軍事、國防于國家安危的重要性。1950年9月25日,毛澤東再次強調,“中國必須建立強大的國防軍,必須建立強大的經濟力量。”這是新中國加強國防建設的宣言書。

“萬國牌”基礎上的系統布局

新中國成立初期,我軍的武器裝備絕大多數是繳獲的敵軍武器,被稱為“萬國牌”,性能落后,零備件已無來源,多數已不能使用。顯然,這與人民解放軍正規化、現代化的要求極不適應。毛澤東多次在軍委會議強調:盡快建設國防工業,生產出武器裝備精良的人民解放軍,是擺在新中國面前一項十分緊迫而又艱巨的任務。隨著蘇聯援建項目的展開和抗美援朝戰爭的急迫需要,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決定,集中力量建設重工業、國防工業和其他相應的基礎工業。毛澤東做出的一系列決策,在建設國防工業方面可概括為三大舉措。

從領導體制入手,建立國防工業領導機構。1950年初,毛澤東指示周恩來及政務院在重工業部設立航空工業籌備組、兵工辦公室、電信工業局和船舶工業局等機構,負責組織武器裝備生產和軍工企業調整工作。1951年1月,毛澤東批準成立中央軍委兵工委員會,由周恩來兼主任,聶榮臻、李富春為副主任;并將兵工辦公室升格為兵工總局,負責統一規劃和協調兵工生產建設。隨后,成立了由聶榮臻任主任的航空工業管理委員會,在重工業部設航空工業局。

《建國以來毛澤東軍事文稿》有許多毛澤東對國防工業建設的重要批示。1952年5月,他批準《兵工廠調整計劃綱要》和《兵工五年新建設大綱》,要求進一步研究新廠建設問題。7月26日,周恩來向中央提出《關于兵工工業建設問題的報告》,指出:兵工要提早建設,改造老廠、建設新廠,用三五年時間迅速建立中國自制陸軍武器、彈藥和空軍、海軍彈藥的基礎。《報告》規定18種槍炮為國家制式武器;確定爭取蘇聯援助,建設十幾個兵工企業。1952年8月,成立了主管國防工業的二機部,負責管理兵工、航空、電信和船舶工業,著手組織大規模的調整建設工作。

1958年10月,中共中央批準成立國防科委,聶榮臻任主任,陳賡任副主任。主要任務是對軍內外有關國防科學技術研究工作的組織領導、規劃協調、監督檢查,重點研究發展以原子彈和導彈為主的尖端技術,尤其是與世界軍事科技發展同步,形成了對未來長遠發展具有奠基石意義的堅實技術基礎和科研力量。

毛澤東多次在中央軍委會上強調,把國防建設需要與國家的經濟條件和已有的工業、技術基礎更好地結合起來,既能滿足未來戰爭的基本需要,又不過多占用國家寶貴的建設資金,把有限的財力用在解決最緊迫的問題上。

調整原有軍工企業,構建國防科技工業體系。新中國成立后,中央將接管的軍工廠與解放區的軍工廠合并,只能生產步槍、機槍、手榴彈等輕武器和數量有限的小口徑火炮,船舶、航空企業多是搞點修理和裝配;而無線電零配件的供應,幾乎完全依賴外國,根本不具備國防建設必需的飛機、艦艇、坦克、大門徑火炮、軍事電子等現代化武器裝備的研制條件。但這些在毛澤東的眼里,就是最為寶貴的。毛澤東說:“過去我們打的是上層建筑的仗,是建立人民政權、人民軍隊。建立這些上層建筑干什么呢?就是要搞生產。”“不搞科學技術,生產力無法提高。”毛澤東敏銳地意識到國防工業建設能極大拉動生產力。

1953年1月,毛澤東明確指出:“無論抗美援朝戰爭的結果如何,都要搞國防工業的建設與軍工生產。朝鮮戰爭證明,依靠我們過去和較為落后的國內敵人作戰的裝備和戰術是不夠的,我們必須掌握最新的裝備和隨之而來的最新戰術。”

根據毛澤東的指示,中央軍委加快組建空軍、海軍、防空軍,加速炮兵、工程兵、鐵道兵、通信兵等軍兵種的整編。國防工業的力量組合均按現代戰爭的需求組合,如將空軍的主要人員和設備集中為6個重點大廠,無線電按專業化要求組成6個無線電廠,船舶工業通過改造、租用和重組,按海軍發展要求,形成幾個重型造船廠。

學習蘇聯模式,制定和實施國防工業科技與建設計劃。為了適應大規模經濟建設的需要,特別是從蘇聯引進技術設備的需要,毛澤東決定:在1950年使用的6000萬美元蘇聯借款中,有2000余萬用于海軍、空軍的軍事定貨。1951年7月,毛澤東派徐向前率團赴蘇就軍工項目進行談判,特兩次致電徐向前,強調應邀請蘇聯先派設計組來華,結合中國情況作出設計后再確定項目。

毛澤東在復電中提出:“對蘇業已答應的七種武器及附屬裝備的生產和建立四個新廠的問題,可請其先派設計組來華;各種彈藥廠須與我國原有者結合,須增加者亦應俟其設計組到中國考察后方能作最后決定;兵工建設應先簽訂武器藍圖及設計兩種合同,其他合同須俟設計后方能簽訂。”復電之細微,可見他對國防工業建設的重視。為適應國防建設的需要,1953年初,毛澤東在中央會議上強調要將國防工業列為“一五”計劃建設重點。要求五年內初步建設起國防工業體系,以保證軍隊武器裝備的需要,保持國防戰備必要的武器和彈藥儲備。他還指示總參根據國防建設五年計劃的要求,組織力量對二戰中各國軍隊武器裝備數量和彈藥消耗情況,以及志愿軍在抗美援朝戰爭中武器彈藥的投入與消耗情況進行分析研究,擬定了未來反侵略戰爭所需武器裝備與彈藥的基本數量,為制定國防工業建設計劃提供了依據。

1953年1月22日,毛澤東主持審議國防工業“一五”建設計劃。與會者認為:為保障國家安全,國防工業應有這樣一個基礎,一致贊同李富春提出的五年建設計劃。這是中共中央在國防工業初創時期召開的一次重要會議。一直到60年代中期,為了打破帝國主義的核威脅和核壟斷,毛澤東在一些重要會議上多次強調軍隊武器裝備建設的重要性與緊迫性。指出:“中國不但要有更多的飛機和大炮,而且還要有原子彈。”

1952年和1956年,毛澤東兩次派周恩來率團赴蘇談判,簽訂了包括援助國防工業建設的系列協議。協議規定蘇聯向中國建設的66個大型軍工企業和8個科研院所提供援助;對我國幾十個軍工企業進行改擴建等技術改造。“一五”期間我國新建航空、無線電、兵器、造船等大型骨干工程4項,改建擴建老廠的大中型工程51項,完成了制式武器的試制生產和飛機、坦克、艦艇的修理及部分制造任務。

毛澤東多次在中央軍委會上強調,考慮國防軍工生產和建設的具體項目,要有長遠目標。最主要的是,解決如何把國防建設需要與國家的經濟條件和已有的工業、技術基礎更好地結合起來,既能滿足未來戰爭的基本需要,又不過多占用國家寶貴的建設資金,把有限的財力用在解決最緊迫的問題上。因此,“二五”計劃把國防工業建設的重點放在尖端技術和無線電、光學儀器等科技發展上。有重點地建設軍工科研設計機構,使我軍武器裝備從仿制、改進,逐步走向自行研制。

這種集中眾多精英才俊超前謀劃,制定戰略規劃,明確武器裝備需求的做法,從此成為一項根本制度,延用至今,并將長期沿襲下去。

國防工業領域的科技大布局

抗美援朝戰爭讓我軍第一次領略了現代戰爭的世界級對抗,增強了中央政治局加快發展國防工業、加強武器裝備建設的緊迫感。翻開共和國年鑒,醒目地記錄了國防工業在黨中央“向科學進軍”的偉大號召下,啟動的第一個重大活動,就是按照毛澤東的要求,制定并組織實施的國防科技工業“十二年科學規劃”,這對指導新中國國防科技工業具有里程碑意義。

制定十二年科學規劃的會議在北京西郊賓館召開。不到半年,經過600多名科技工作者的共同努力和部分蘇聯專家的幫助,基本上完成了規劃的起草。10月29日,陳毅、李富春、聶榮臻聯名向中央呈送了《關于科學規劃工作向中央的報告》和《規劃綱要》。

《1956~1967年遠景規劃綱要》列出了12個科技發展重點。軍工方面,在聶榮臻領導下,組織航空工業委員會、總參裝備計劃部、國防工業部門共同擬定了武器裝備發展總規劃,以發展原子彈技術、噴氣與火箭技術、半導體技術、電子計算機技術、自動控制技術等為重點,部署發展原子彈和導彈研制的重大任務。規劃的具體目標有:提高噴氣式飛機音速的倍數;研制射程100公里的地對空導彈,射程500至600公里近程地對地導彈;電子學方面,研制能發現敵人飛機、導彈,并能引導我軍飛機、導彈對其攔截、阻擊的設備;研制能準確測定敵人炮兵陣地和軍艦的設備,提高雷達探測距離,縮小體積,增強抗干擾性能;研制自動化和保密性能好的超小型化通訊設備;研制電子計算機、電視機無線電偵查設備。原子能方面,與和平利用結合,開展小型核彈頭、核潛艇和用作軍用動力堆等綜合性研究;防化和軍事醫學方面,進行防原子、防化學和防生物武器研究。陸軍裝備方面,主要是進行改進,減輕火炮、坦克等重量,提高質量、增大威力,便于運動或自行化的研究;海軍裝備方面,開展提高艦艇航速。續航力以及水雷、艦用火炮、魚雷的威力,研究導彈、火箭在艦艇上的使用等等。

后來的實踐證明,盡管受到“文革”強烈的沖擊,規劃確定的這些目標都是基本上完成。這種集中眾多精英才俊超前謀劃,制定戰略規劃,明確武器裝備需求的做法,至此成了一項根本制度,延用至今。

國防科研機構和試驗基地的布局

1956年4月,毛澤東在《論十大關系》中重點闡釋了“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的關系”,反映了毛澤東的國防思想。他強調,“國防不可不有。經過抗美援朝和幾年的整訓,我們的軍隊加強了,比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蘇聯紅軍還更強些,裝備也有所改進。過去我們沒有飛機和大炮,用小米加步槍打敗了日本帝國主義和蔣介石。我們不但要有更多的飛機和大炮,而且還要有原子彈。可靠的辦法就是要把軍政費用降到一個適當的比例,增加經濟建設費用。只有經濟建設發展得更快了,國防建設才能夠有更大的進步。”

《論十大關系》的系統論述,來自毛澤東聽取國防工業部門的匯報提煉。

1956年2月17日,二機部匯報說到1962年國防材料全部由自己生產時,毛澤東斷然地說:“全部自給,不僅1962年不可能,1967年也不可能,腦子太熱不行。”這時的毛澤東非常清醒。2月22日,毛澤東又專門聽取二機部關于原子能工業的匯報。

4月20日,毛澤東批評了一種不正確的思想:“如果沒有蘇聯的援助,中國的建設是不可能的。”毛澤東的這番話,是針對蘇共二十大批判斯大林的錯誤。

之后直到六十年代中期,為了打破帝國主義的核威脅和核壟斷,保衛國家安全,毛澤東多次在一些重要會議上強調軍隊武器裝備建設的重要性與緊迫性,高瞻遠矚地創建了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核工業和航天工業,并著力強化了兩大措施。

建設國防科研機構和試驗基地。1954~1963年,經中央軍委批準,國防部第五局成立了導彈研究院,錢學森任院長。并建成了3個分院和一批專業研究、試驗站,分別承擔導彈總體、火箭發動機和控制導引系統的研究工作,為導彈研制奠定了基礎;同時,在北京建立了核武器研究所,進行第一顆原子彈的前期研究工作。以后又建成西北核武器研制基地,原子彈的主要研制工作轉到西北基地進行;為了適應常規武器裝備發展的需要,國防工業部門先后建立了一批專業研究機構以及產品設計機構,建設了38個科研單位和試驗基地,形成了一支約8萬人的武器裝備研制隊伍,初步形成了一個比較完整、配套的國防科技體系。進行這些基礎性、開拓性的預先研究準備工作,包括中近程地地導彈、核潛艇和人造衛星預研基礎的型號研制。

建設國防科技工業高等院校。為加強國防科技人才的培養,從建國初期解放軍創辦一批高等軍事工程技術學院后,自1961年初到1965年,國家先后將哈爾濱工業大學、北京航空學院、成都電訊工程學院、西北工業大學、南京航空學院、上海交通大學、北京工學院、太原機械學院、軍事電信工程學院、炮兵工程學院、軍事工程學院劃歸國防科委領導,還確定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蘭州大學等高等院校設置特殊專業,培養軍工專業人才。這些高校的許多優秀人才都成為國防科技工業的骨干力量。

1965年,國務院軍工產品定型委員會批準定型的500多項產品中,自行設計的占60%左右。輕型坦克、水陸坦克、履帶裝甲輸送車、反坦克無坐力炮、破甲彈、反坦克槍榴彈、火箭彈等相繼研制成功;自動步槍、微型沖鋒槍等步兵武器輕型化研制工作取得長足進展;紅旗1號地空導彈等裝備也仿制成功,保障了后來幾次邊界自衛反擊戰的勝利。60年代中期,殲7、強5以及與殲6配套的空空導彈完成定型生產,標志著中國掌握了超聲速殲擊機的整套生產制造技術。

軍艦潛艇研制生產方面,重點在魚雷快艇、魚雷潛艇和魚雷等水中兵器的仿制和“兩艇一彈”(導彈潛艇、導彈快艇和潛射導彈)研制上。1965年,試制成功了當時近海作戰迫切需要的魚雷快艇,完成了中型常規動力魚雷潛艇的轉讓制造并裝備了部隊;并于1966年成功制造第一條蒸汽瓦斯魚雷、反潛護衛艇和火炮護衛艦等,使海軍裝備上了一個臺階。

軍電裝備開創了自行研制新局面,幾年攻關,不僅保證了“兩彈”和部分戰備急需的電子計算機、新型器件,還突破了一些新技術。特別是高性能的晶體管電子計算機,使中國進入了第二代軍用電子計算機的發展時期,大大增強了國防通信和電子作戰能力。

到60年代中期,國防科技工業實現了常規武器裝備從仿制向自行研制的過渡,常規武器品種增加、性能提高、配套顯著改進。武器裝備向國產化、系列化邁出了重要一步。

(作者:國防科工局機關黨委巡視員)

安徽11选5-【500彩票】